蔡金兴

编辑:向上号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09-26 03:23:45
编辑 锁定
蔡金兴,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,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(澄泥石刻项目),苏州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。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,苏州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
中文名
蔡金兴
国????籍
中国
出生地
江苏省
职????业
工艺美术大师

蔡金兴艺术介绍

编辑
1《蔡金兴:躬耕砚田四十年》(2010年载于苏州日报)
笔砚精良,人生一乐。品砚之精良与否,一看质,以其实用;一看工,以其美观。
苏州灵岩山产山村石,为知名地方砚材,乾隆帝赞誉有加,《西清砚谱》将山村砚列入正册,仅次于端歙。苏州制砚传统悠久,宋明时期砚作便有极高的造型水准,到了清代,专诸巷顾二娘名闻朝野,苏州制砚声望位居全国之最。此种地位,正与苏作造型理念的领先相契合——品鉴砚作水准高低,不在雕龙画凤,精细琐碎;苏作崇尚简约文雅,格调很高。蔡金兴从14岁开始刻砚,长伴着刻刀和粉尘,至今已40余年。观其砚雕,工艺精湛,形制典雅,流露醇正的苏工气息,可以细细品味。归纳蔡金兴作品,粗略可分两类,一为素砚,二为花砚。
先说素砚。老子云:朴素,天下莫能与之争美。作为文房之器,素砚的简美娴静,足以令再多的花哨与繁琐黯然失色;正如山中高逸之士,其气质绝
非俗艳妇人所能比拟。素砚集大成者为宋代,在中国历史上,这个时代的艺术最具文人品位,当时设计的砚台造型更是淋漓尽致阐释着这样的气质。宋代素砚,不在乎局部具象的雕刻,但线与面的构成却大有讲究。
观蔡金兴之素砚,似有古人范本,又不尽模仿古人;似为自创,又总能古韵弥漫。抄手砚、风字砚
、淌池砚……这些朴质的名词,在他刀下得到了美好的诠释。他对这些传统砚式所作的改变和调整,总能合乎法度:大小、长短、高低、弧与线、堂与池,从心所欲而不逾矩。
再说花砚。如果说蔡金兴的素砚展现着砚之气韵和风骨,体现出他的审美素养和创作功力,花砚则更多呈现作者的个人面貌和情感寄托。所谓“花砚”,实则“花”而有度,不失砚之本来面目,而是依托砚的池、堂、原石形状进行设计和雕琢,由此表现砚雕工艺特有的美感。对于材质上佳的端砚,他只是略作雕饰,以尊重材料为原则,作品情趣盎然,设计独特,给人大气之感;而蠖村石的处理,则不惜刀工,精准表现肌理和质感,更为细致。
蔡金兴此类花砚,题材多取自生活;农村所见之物,概可入砚。中国古代文人讲究晴耕雨读,农本精神渗入骨髓,而这事实上只是一种理想状态,真能下田劳作的文人士大夫又有多少?只是,那份向往终究是存在的。或许也因此之故,作为文人藏用之物,砚台至少明代晚期就有农家题材出现。蔡金兴自小扎根农村,不喜灯红酒绿应酬交际,保持着朴质秉性,农村中的美好事物更让他心有所感,反映在艺术创作中,他也偏好此类题材。于是,无论是古砚演化而来的笸箩、草鞋,还是自创的玉米、瓜果,或者是水牛、青蛙、鸣虫,都信手拈来融入砚中;象征着生机和力量的竹笋,各不相同的造型更是设计十余件之多,可见因寄所托,情之所属。这些作品,兼具海派之精细与苏作之大气,雅俗共赏。 (来源:苏州日报)
2《蔡金兴:在藏书的地方斫砚》(2014年7月11日载于苏州日报 作者:叶志明)[1]?
灵岩山古称“砚台山”,山后本没有路,现在的一条被灌木覆盖的小路是制砚人采石走出来的。2011年的酷暑,我随蔡金兴大师沿着古人的足迹,走进了这条辟幽的古径。探密“砚台山”在汉、唐、宋、明、清、民国的往事,探究灵岩山的砚石被皇家钦定为“雘村石
砚”的由来,寻觅一方由“雘村石砚”记录的苏州手艺辉煌的影子。
诸如端、歙等石,记载开采的历史为唐代,史料并没记载哪种砚石是汉代开采的,而苏州的雘村石不仅可追溯到汉乃至更早,而且开采历史从未中断,在制作工艺上同样达到了很高水准,这在中国砚史上是独一无二的。“雘村石砚”作为一个至今仍在生长、延续的制砚流派,不为更多的人们了解,不能不说是件憾事。
在“雘村石砚”的原产地,追忆上世纪70年代藏书砚台厂的故事,已是逝者如斯!我欲采访调查的有些民间艺人,有的开羊肉店,有的种苗圃,有的已经进城成了城市人,他们所负载的民间艺术及其绝技,虽也多少有所传袭,但毕竟无可挽回地随之湮没无闻了!那些曾经一度闻名中外的“雘村石砚”,散落在世界各地,遗憾的是他们来不及凿上印款就被时间的尘埃覆盖了。所幸的是在藏书发现了蔡金兴,一位孤独地守望砚田的人,是他填补了藏书斫砚在20世纪70年代至今这段历史上斫砚艺术的真实影像!
几年前,蔡金兴被江苏省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砚刻传承人,面对这份迟到的荣誉,他是喜忧参半,喜的是“雘村石砚”那天然卓尔不群的品质深深触动了他的内心,忧的是雘村石砚现在不幸的“遭遇”,因为具有千年历史的“雘村石砚”技艺,前有古人,但后来者寥寥可数。
艺术似乎永远是一场孤独者披荆斩棘的跋涉和千辛万苦的朝圣,蔡金兴就是这征途中特立独行艺术创作中的佼佼者。2008年后,蔡金兴的艺术成就倍受关注,但他仍不事张扬,心无旁鹜,每天在“慧石居”里日出而作,日落而歇,过着古代“藏书”文人的耕读生活。但是,我还是觉得他在变,首先是蔡金兴的新作常让我觉得他一直在变,不是变得面目全非,而是变得更清晰、更亲切,更让人怦然心动,更富有个性。其次是他给我的那种浑朴无华、元气沛然的气息愈加强烈了,那是一种慵懒而饱满的静谧,就如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的勃发前的安静。
在“砚台山”,静静地坐在时间的肩头,深深地感受古径的历史,震撼和崇敬中我们愈发感到责任的重大;静静地坐在“慧石居”,我们可领悟苏砚艺术的沉浑奇崛、方刚雄强、厚重古拙、宏拔豪健和简淡高素、腴润清逸、幽约深婉、秀娟酣畅……从中可见吴地文脉的延续、师承的足迹、古风的影响、时代的烙印。为此感谢蔡金兴大师,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地与砚石相知相守,不仅成全了收藏圈对苏砚的饕餮,也成全了自己对斫砚的不离不弃。[1]?
3《吴中第一刀》(2004年12月载于人民日报)(作者:安健)
数年前与友人一起去苏州藏书镇慧石居蔡金兴处,我带去一方杭州买的端砚佳材请他施刀,还带去一只绿端鼓形砚,砚的边沿已碎裂,请老蔡修补,他曾为苏州文物商店修补旧砚达二十年之久。
说起“藏书”这地方,人们只知道藏书的羊肉好吃,每到秋冬季,江南一带的城镇都有写着“藏书羊肉”的小店,生意很好。据了解,在藏书镇近3万人口中,每年冬季大约有4000多人从事羊肉生意,其中大部分外出经营,足迹遍布苏州、无锡、上海、南京等地。藏书镇除了羊肉店之外,路边还有许多制作砚台、石壶的小店。但外地人知道的不多,名声不大。其实藏书镇制作砚台历史十分悠久,始于三国,盛于唐宋,唐朝诗人皮日休、陆龟蒙咏“太湖砚”之诗篇即指藏书镇砚台。宋代米芾《砚史》记载,灵岩山下有蠖村(今藏书镇一带),世代以挖石刻砚为业。清代《西清砚谱》亦收录有蠖村石澄泥砚五方,其中三方是宋砚。其石质与四大名砚中的“澄泥砚”极为相似,石中亦有金属砂粒,亦有鳝鱼黄、蟹壳青、虾头红等石品,所以也被后世称作澄泥石砚。
藏书镇是个有文化的地方,“藏书”之名,即来自西汉时代的会稽太守朱买臣读书与藏书之传说。武人爱剑,文人爱砚。文人辈出的苏州及吴中一带,素与砚台有缘。讲到砚台,人们都会提到广东端砚和安徽歙砚,但若论制砚刻砚的技艺,却是吴中巧匠独领风骚。清代吴门顾氏为砚雕世家,顾道人、顾德麟、顾二娘、顾公望,四代皆为砚雕高手,尤其是顾二娘砚雕技艺之精湛,更是一时无二。民国和解放初期,苏州地区最大的制砚群体就在藏书镇,因为附近的山石适合制砚。据《苏州市志》介绍,解放初期,苏州市内制砚作坊有许多家,1956年还成立了砚台生产合作社,年产砚台近10万方。但后来随着上等砚材的逐渐匮乏;书写工具变革后,用砚和爱砚之人日益减少,藏书镇刻砚的人也渐见稀少。象蔡金兴这样守望砚田,默默耕耘近四十年的“砚痴”,在藏书镇已是凤毛麟角。有些人已放下刻刀改投他行,或开店卖羊肉了。
蔡金兴出身于一个石雕世家,他十二岁就开始从父学习刻石,15岁进藏书砚台厂,后又一直在厂里担任技术指导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苏州文物商店委托他长期为刻店制砚并修补古砚,一时名扬姑苏。他修补古砚近二十年,接触过各种石质的砚台,练就了一手辨别砚石的本领。据说顾二娘能以足辨石,蔡金兴虽无此神技,但只要石一上手,即能辨其石质,断其优劣。一些做旧伪造的赝品,一过眼,他马上就能找出破绽,并指出其中的奥妙曲直,因为他就是这方面的高手。做旧和仿制古砚是老蔡的拿手好戏,当年他曾为苏州文物商店仿制过许多古砚,外销给外国人,因为真正的古砚是不能出口的。老蔡仿制最多的是清代顾二娘的“笸箩砚”、“草鞋砚”,还有近现代砚雕大师陈端友的“九龟荷叶砚”、“蘑菇砚”(又称“菌砚)、“蝉形砚”等。一些出版的古砚图录中,就有他仿制的顾二娘“笸箩砚”,作为真品介绍。还有某收藏杂志曾刊出一位藏家的明代“云溪纹砚”,其实这是老蔡二十年前制作的“高仿”古砚。蔡金兴仿古做旧的砚台,虽然能以假乱真,但他从不以假充真,蒙骗他人,从未把仿品当真正的名砚卖,而是明白告诉买家是仿品,虽然这样赚钱不多,但这是他做人的底线,他的身上丝毫没有商人习气。他告诉我,他卖给别人一方1000元的砚台,别人一转手卖了5000元,儿子知道后说他不懂市场经济,他说并不是不懂,而是他不会整天追着市场转,他认为该值多少就多少,他就是这样一个本分淳朴的人。
据老蔡自称,他修补旧砚有一手绝活,曾有一人请他修补一只明代的石笔洗,已严重开裂,面目全非。似乎很难修补,主人也没有信心。但经老蔡修补后,则天衣无缝。
老蔡告诉我,家人都叫他是“石痴”,他说家中到处都是砚石,其它没什么值钱的。好在他的妻子也是同行,亦能刻砚制壶,所以能理解他,而且还是他艺术创作上的好帮手。老蔡的许多作品都是经她妻子最后打磨处理的,她也是老蔡作品的第一个欣赏者和评判者。所以她能包容老蔡的“痴”。老蔡说,现在当地的蠖村石能制砚的佳材已很稀少,都是些山料,石性不好,大多只能做些石壶、石雕等工艺摆件。所以他经常外出寻找砚材,足迹遍及全国各地,如今家中不仅有端石、歙石、洮河石等名贵品种,还有如唐代名列“四大名砚”之首的山东青州红丝石,石色似端石并且有眼的四川攀枝花苴却石等,石头几乎是他的全部家产。
如今年过半百的老蔡,早已名声在外,他的作品屡获大奖,《收藏》杂志曾用两个彩版专门介绍他的作品,《手艺苏州》一书中“制砚”篇专题介绍了他。书画名家崔护赞道:“石逢蔡君,可作文房供品之佳观,可作赏心怡情之石壶,一石在手,着意而成。”着名文物专家韩欣称老蔡刻砚为“吴中第一刀”。今年七月,老蔡还将自己的名字和店名“慧石居”注册了商标,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,他还想在砚田里大干一番呢。
老蔡还告诉我一些做旧的小诀窍,将新砚用“一得阁”墨汁涂抹后放上十天,等墨吃进去后,再用细水砂皮纸打磨,然后用生胡桃肉再打磨,最后用光滑的稠布磨擦打光。
我问老蔡,蠖村石的“蠖”字究竟应该怎么写?我在各种书刊资料上见过多种写法,古边都一样,左边的偏旁有“山”、“虫”、“月”、“舟”、“石”、“金”等,清代《西清砚谱》中写成“舟”字傍,老蔡说正确的应该是“山”字。但这个字电脑里打不出,只有“蠖”字能打出,故特此说明。
曾在南禅寺买了一方旧砚,花了100元,砚色黄澄澄的,砚边有老磕与破损,砚面已风化。当时我认为这就是灵岩山的澄泥石砚,卖主坚称不是“澄泥砚”,只认为这种黄的石质很稀罕。我听出他不懂产于灵岩山的澄泥石(即“蠖村石”,又称“太湖石”、“灵岩石”),好象我说的澄泥石砚是不值钱的东西,故急于辨解。今天我特带去藏书镇,请老蔡辨识,他一看就立即认定是罕见的老蠖村石砚,是正宗的“鳝鱼黄”,产于灵岩山腰灵岩寺当年印羌法师居住处旁的水池中,是罕见的“水坑”石,而且是旧砚,年代至少到清,他说现在的价值当在1.5万元左右。蠖村石大多为山坑,性燥,虽发墨,但损毫,故不能做成上佳的砚台,蠖村石水坑极少,它滋润柔滑,可惜石材早已枯竭,我的这方蠖村石已成为稀罕品和标准件样品了。
如今,我已就老蔡与他儿子成了很好的砚友。

蔡金兴人物生平

编辑
出身砚雕世家,1966年起学砚,两年后进藏书砚台厂工作并接受专业培训,后担任技术指导,在该厂工作20余年。80年代初起,受苏州文物商店委托,长期为该店制砚并修补古砚。1995年创办“慧石居”雕刻工作室,目前“蔡金兴”和“慧石居”均已注册商标专利。
《中央电视台》2008年8月27日播出专题报道,《人民日报》2004年12月8日刊登《吴中第一刀》,《收藏》杂志1998年10月刊专版《蔡金兴先生精品石壶欣赏》。苏州电视台2003年《手艺苏州制砚》记录片播出,并收录于《手艺苏州》一书(辽宁人民出版社)。2001年入选《吴中工艺名家》一书。《苏州日报》、《姑苏晚报》、《城市商报》、《东方》杂志、《江南时报》、《春城晚报》《文汇报》等媒体都有专题报道。

蔡金兴主要成就

编辑
作为砚雕的非遗传承人,蔡金兴对苏派古砚刀法、造型、意韵有深入研究,擅长仿古砚制作和古砚修复,并在熟练掌握传统砚雕基础上融入现代元素,进行款式创新,创作的砚台既有精美细致的雕工,又流淌着传统砚雕优雅古朴的气息。蔡金兴同时擅长澄泥石雕尤其是石壶雕刻,上世纪80年代中期率先在藏书进行石壶创作,雕刻精细,取材广泛,壶型优雅,开启了藏书澄泥石壶创作的新局面,创造出大量至今流行的石壶款式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工艺 人物 书画家